科学首页 > 天下奇观 > 新闻列表 > 正文

四川眉山发现数百人姓氏怪 半百婆婆竟姓"蹦的"

http://www.kexue.com 2010-11-08 11:25:06 成都商报  发表评论


莽顺团和蹦的合影

  有人姓哭无人姓笑

  民警“哭笑不得”

  成都商报11月8日报道 自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户口整顿暨流动人口清查工作以来,眉山共发现“生僻姓氏”590人。有的姓氏在眉山仅有一人使用,如姓“别”、“哭”、“看”等,在眉山,仅“独一人”的姓氏有上百个。

  “仁寿县禄加镇有个人姓哭,后来我们好奇地查了查,但没有在眉山发现姓笑的人,这是资格的‘哭笑不得’。”一位民警笑着说。

  据民警介绍,这些“生僻姓氏”、“稀罕姓氏”大多数是确有其姓,但也有部分是登记错误所致。造成登记错误有以下原因:有部分姓氏是在迁移过程中,工作人员手写的字迹很潦草,登录时误写;有的姓氏为繁体字,民警登录时用简体字代替;有些姓氏为生僻字,电脑打印不出来,民警只好用同音字或其他字代替。此外,还有申请人在登记户口时错报了自己的姓名等。

  据民警介绍,虽然我国建立了姓名冷僻字数据库,每年都在更新,如果在数据库中仍无法查到该字,将对其办理户籍造成影响。不仅如此,如果姓名过于生僻,即使在公安部门登记成功,但是在办理社保、银行存款、升学、出入境时也会因为计算机系统无法录入而遇到麻烦。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对于那些姓氏使用生僻字、冷僻字的居民,公安机关已经对人口信息系统进行了升级,在字库里增加了许多生僻字、冷僻字,以方便“生僻姓氏”的居民办理登记。

  医生问:“性别?”患者答(惊奇):“医生你真神啊,还没有问就知道我姓别。”

  51岁的婆婆名叫“蹦的”;身高1米5,见人就爱笑,这大姐她姓“莽”……

  “我一直以为我姓莽就够少的了,没想到还有姓蹦的!”昨日上午,“莽姐姐”和“蹦婆婆”在始建镇相遇后,两人相拥大笑,引来周围笑声一片。

  在这些生僻姓氏者中,有你从未看到的故事……

  姐姐我姓“莽”

  “大姐贵姓?”“我姓莽。”“……”

  “她刚刚来的时候,我们知道她从云南来,又姓莽,以为她很厉害,都不太敢跟她接触。日子久了,才发现她一点都不莽。”莽顺团的邻居胡女士说,“不抽烟不打牌不惹事,不仅不莽,还很精明,口才也不错,帮着老公一起修起了二层的楼房。”

  今年44岁的莽顺团的家在仁寿县始建镇营山街,1988年,22岁的她从云南嫁到了仁寿。她留着短发,皮肤有点黑,见人就爱笑。

  “慢慢接触久了,他们就开始和我开玩笑,叫我‘莽子’、‘莽小二’,我都不介意。我从小就姓莽,以前不觉得,来了四川才慢慢发现自己的名字有点特别。”现在,附近的村民都叫她“小二”,“他们嫌我的名字难记,我排行老二,所以就都这么叫我了。”

  “我们两个互相都尊敬对方,很少吵架打闹,跟周围邻居也过得好。”彭先生笑嘻嘻地说,“莽就是傻、粗鲁等意思,但是我老婆一点都不莽,既勤俭又持家。”

  “每次出去办个事啊什么的,人家一听姓,往往都要吓一跳。”莽顺团笑着说,“人家都会说,耶,你一个女娃子,长得又不是五大三粗的,你还姓莽啊?”

  婆婆我是“蹦的”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有人姓‘蹦’!姓‘蹦’就算了,居然还叫‘蹦的’!叫‘蹦的’就算了,居然还是个52岁的婆婆!”说起“蹦的”这个名字,在仁寿待了二十多年的彭海军一脸惊讶。

  “我的名字有啥子特别的意思吗?”蹦的今年52岁了,从甘孜来仁寿31年了,目前住在始建镇通江村。蹦的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当成都商报记者表明来意后,蹦的笑着说:“我孙儿都11岁了,我早就蹦不起来了!”

  “我的名字真的是‘蹦的’,身份证上就是。当年从甘孜过来后,很多人叫我改,说这名字麻烦。我觉得名字是爹妈取的,不能随便改。”蹦的说,“后来还真遇到些麻烦。在村里,好多人都不会写我的名字,去抓药医生也不会写……”

  “我是个文盲,自己写不来名字。现在出门办事都要把身份证带起,不然口水都说干了人家也听不懂。”蹦的说。

  “莽姐姐”碰上“蹦的婆婆”

  “我一直以为我姓莽就够少的了,没想到还有姓蹦的!”昨日上午,“莽姐姐”和“蹦婆婆”在始建镇的车站相遇了。

  “你一个姑娘姓莽啊?四川这儿都叫莽子哦!”“蹦奶奶”对“莽姐姐”的姓氏表示十分“担忧”,“他们不得笑你嘛?”

  “我们都是外乡人,又都有个独一无二的名字,想不到今天又遇到一起了,真是有缘呢!”“蹦婆婆”挽住“莽姐姐”,笑着合了影,“这也算我们两个的缘分嘛。”

  成都商报记者蒋麟摄影报道

  问:性别?

  答:真神啊没问就知道我姓别

  去检查身体时,医生问:“性别?”“医生你真神啊,没有问就知道我姓别。”“我问你性别。”“我是姓别啊!”“你要捣乱是不是?我问你的性别。”“我没有捣乱啊,我是姓别啊!不信你看我身份证,我叫别进平。”医生:……

  “啥名字?”“别进平。”“白?”“别,特别的别。”“啊?是不是哦,把身份证拿来我看看呢?”这样的情况,对于在眉山某单位上班的别进平而言,早已习以为常。

  今年47岁的别进平几年前从内江搬至眉山,由于姓别,平时在工作生活中闹了不少笑话。

  “同事们经常喊我别哥,稍微不注意,就听成了‘别个’,以至于人家经常对我说,‘别哥,我喊的别个不是别个,是你’。”一身正装、戴个眼镜的别进平笑起来很憨厚,“习惯了就对了。”

  “按照辈分来说,我是祖字辈的,女儿是学字辈的,如果按照上一辈的观念,还得要把辈分放在名字的中间,那取名字就老火了,别学好?别学坏?别学啥子?”这事让别进平笑开了,后来,因为妻子姓杨,女儿的名字就取双方的姓———“别杨。”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