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天下奇观 > 新闻列表 > 正文

注射狗精液"克隆死人" 科学怪人拿自己当小白鼠

http://www.kexue.com 2010-12-17 09:31:07 长江商报  发表评论


索尔克在匹兹堡大学的实验室里拿自己试用新疫苗。


斯塔普在火箭轨道上拿自己测试超极限撞击。


罗伯特·科赫拿自己与妻子做实验。

  科学研究从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在条件艰苦的时候,科学家们为此付出的努力往往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为了探求科学真理,一些科学家竟然不顾生命危险拿自己身体做实验。

  1.试用新疫苗

  美国免疫学家乔纳斯·索尔克因在1954年研制出了针对脊髓灰质炎(又名小儿麻痹症)的疫苗一举成名。在那之前,小儿麻痹症是人类所面临的最重大威胁之一。头天还活泼健康的儿童,次日就有可能面对部分身体麻痹、甚至失去生命的残酷现实。这种传染病像一股杀人的狂潮,夺去了成千上万个无辜的生命,以1914年为例,仅仅在美国,就有2.7万人死于脊髓灰质炎。为了能验证自己确实研发出了一款稳定、安全的疫苗,索尔克于1953年首先给自己注射了疫苗试剂。

  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罗伯特·科赫也曾拿自己的身体做试验。1890年,他给自己打了一针治疗结核病的药剂,后来深受其副作用之害。科赫甚至把他的第二任妻子也当作试验用的小白鼠,那个可怜的女人也因此病得不轻。

  2.注射狗精液

  查尔斯·爱德华·布朗·西廓是一个享有很高声望的法国医学专家,但他在1889年5月15日完成的一项自我人体试验玷污了他的名声。在试验中,他先是将一只狗的睾丸捣碎,接着,将其精液和精囊腺混合在一起,然后用水稀释,最后注入自己左臂的静脉。不久,他便能够更长时间地工作,或是更快地爬楼梯,这位年逾古稀的医生甚至还表示,自己的性能力都有了改善。不过据猜测,这只是一种安慰剂效应罢了。但是,他的这项实验却导致人们立刻陷入到一股寻找这种神奇药物的热潮,一些病人甚至因此患上了败血症。

  3.体验迷幻药

  为了寻找一种促进血液循环的药物,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在1943年4月16日往自己的皮肤上滴上了少量人工合成的麦角二乙酰胺(LSD,一种迷幻药)液体。之后,他便体验到一种狂喜和迷幻的感觉。这一效果让他久久不能平静。三天以后,他加大了摄入量,再一次进行了试验。这天,他经历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迷幻剂之旅。“当我闭上眼睛……我看到了无数异常生动的图画,它们像万花筒里的色彩,不断地变幻着,”霍夫曼之后记录下当时的情景,“房间里的一切都在转动,平常熟悉的物体现在变得古怪、吓人。”

  4.服霍乱病毒

  马克斯·冯·佩腾科费尔是实验卫生学的开山鼻祖。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这个慕尼黑的医学专家都在和微生物学家罗伯特·科赫(1905年诺奖得主)较劲,两人进行着一场令人瞩目的争论,其焦点在于霍乱爆发的原因。佩腾科费尔教授认为霍乱病毒不是唯一引发霍乱的原因,还有环境和土壤等因素。1892年,他在惊恐万分的学生面前,喝下了含有霍乱病菌的一瓶液体。尽管这项人体实验最终证明他的论点是错误的,不过所幸他的身体并没有大碍。

  5.喝恶心“饮料”

  1984年7月10日,医学专家巴里·马歇尔(2005年诺奖得主)在澳大利亚珀斯州的弗里曼特尔医院喝下了一种恶心的“饮料”,一种来自病人胃中、含有无数细菌的液体。马歇尔医生想通过这个令人作呕的试验,使自己的胃粘膜发炎。喝下“饮料”后的第八天,马歇尔吐出了一些粘稠的液体。再过几天,他又出现了口臭,头也开始疼了起来,最终他的胃粘膜“成功”发炎。当时,这个积极上进的医学家甚至还希望胃粘膜发炎能进一步发展成为胃溃疡,这样他在今后很多年里可以发表不少文章。马歇尔妻子得知他的自我人体试验时,只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服抗菌素,二是他自己搬出去住。

  6.切自己阑尾

  美国医学专家伊凡·奥尼尔·卡恩在1929年书写了历史——他切除了自己发炎的阑尾。手术时,一旁的助理医师只是一群观众,他们的工作只是帮他把创口缝合起来而已。在成功进行切除后,他得意地将自己的阑尾放到一个小碟子里。对于卡恩来说,这可不是他唯一一次拿自己开刀,他在70岁高龄的时候,还为自己的腹股沟动过手术,可事后不久,他便死于肺部感染。

  苏联极地医生里奥尼德·罗喀佐夫同样也曾切除过自己的盲肠。但伊凡·奥尼尔·卡恩这么做是出于对试验的热情,而罗喀佐夫则是面对紧急情况。当罗喀佐夫阑尾发炎时,他正在南极的一个苏联科考站里,离该站最近的医院也有3000英里。罗喀佐夫在1961年4月30日为自己实施手术,时间长达1小时45分钟。站里2/3的队员都到场了,万一罗喀佐夫失去知觉,他们会及时介入。

  7.超极限撞击

  约翰·保罗·斯塔普上校在上世纪50年代参加了美国空军的一系列试验。实际上,身为事故研究员的斯塔普,也是提出进行此类试验的人。他想证明,人在承受18个G过载(即18倍人体自身重量)时依然能够存活。为了这项试验,他让人建起一段水平的火箭轨道,用来测试各种飞行员带扣的固定系统。而他在试验里可是亲自披挂上阵的。在这条“地狱轨道”上,上校的火箭座舱以上千公里的时速加力,紧接着,在仅仅1.4秒的时间里煞车,并完全静止下来。在这期间,42个G的过载施加在这位科学家身上——在所有有自愿者参与的试验中,这可是人类所承受过的最大加速度了。在撞击测试中,斯塔普曾两次撞断过右手的腕关节,经历过一次肋骨骨折。另外,在每次试验后,由于皮下出血,他的两只眼睛都呈现出近乎于黑的红色。

  8.“克隆死人”

  素有“克隆狂人”之称的美国生殖生育专家帕诺斯·扎沃斯宣称:他已成功从2名死者的身上提取了他们的DNA,并将其制成死者的“克隆胚胎”。如果将这些胚胎植入女性子宫,就可以克隆出一个和死者一模一样的“副本”,从而让他们“起死回生”。扎沃斯这次“克隆试验”的对象共有3名死者:一名出生不久就夭折的婴儿,一名叫作“卡迪”的11岁女孩,和一名33岁的男子,后两者都死于交通事故。不过,他的前两次实验均以失败告终。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