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天下奇观 > 新闻列表 > 正文

非洲男子选美大赛 尼日尔博罗罗人别样魅力(图)

http://www.kexue.com 2013-05-06 10:34:01 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古老的部落

  作为西非富拉尼人的一个分支,尼日尔博罗罗人至今仍过着几乎与现代生活隔绝的原始游牧生活。尽管生活条件恶劣,但他们仍然非常热爱生活、追求美,“男子选美”活动就是他们爱美之心的一个表现,它就发生在尼日尔的盖雷沃尔节上。

  有人说尼日尔是世界上最热的国家之一,依我看大概也是世界上最荒凉的国家之一。单调平坦的高原一望无际,滚滚而来的热浪在荒原上扬起漫天尘埃……这就是我在塔瓦省的图法米尼村看到的景象。要不是为了博罗罗人的盖雷沃尔节,谁愿意到这种地方来!

  当然,博罗罗人的这种“男子选美”和现代社会的选美活动完全是两回事。博罗罗人的“男子选美”纯粹是一种人类普遍爱美心理的朴素表现。选美那天,参加选美的男子都穿上最美的衣服,由于博罗罗人生活在萨赫勒荒野中,没有任何现代工业生产的衣料,所有的男女都穿附近定居居民生产的靛蓝色土布制做的衣服,因此,他们所谓的服装美主要指的是服装的式样是否合身得体。他们判断一个人美不美主要根据以下几个因素:身材、牙齿、头发、眼神、脸型以及博罗罗男子放牧时必备的土制遮阳帽和大砍刀。修长结实的身材是美男子的首要条件。其次要有雪白的牙齿和威武的眼神。为了保持牙齿的洁白,博罗罗人经常用一段小树棍当作牙刷,不停地清洁牙齿。浓密而油光发亮的发辫是博罗罗男子美的又一要素。和大多数非洲居民不同,博罗罗人男女都有发辫,男子的发辫甚至比女人的更长。用剑麻叶编织的遮阳帽和大砍刀,前者要求色彩鲜艳,做工精细,后者要求长短有致,刀鞘华丽。此外,美男子必须佩戴各种精美的饰物,如戒指、项链、护身符和羊皮挎包等。


尼日尔博罗罗人

  游走四方的博罗罗男人个个高大英武,颇有男子汉气概。要说他们的举止做派跟含蓄文静的图阿雷格男人真是大相径庭,可奇怪的是两族的人们却相处得十分融洽。最初我很诧异,为何见到的博罗罗男子全都如此健美?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博罗罗人极重外貌,长相丑陋、身材矮小孱弱的人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只能背井离乡,到远离族人的异地去谋生。难怪眼前这些博罗罗男人个个体态匀称、容貌俊秀。

  博罗罗人的“男子选美”每年举行一次,一般都是当他们赶着牛羊到尼日尔中北部的印加勒地区为牲畜进行“盐疗”时举行。盖雷沃尔节前夜,博罗罗男人显得异常兴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个节日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胜利者将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同归荒原,过上一年的恩爱生活,直到下一次的盖雷沃尔节。而失败者则有打一年光棍的危险!博罗罗人的爱情是不受婚姻束缚的,只要两情相悦,不管结没结婚、离没离婚、有没有孩子,男女二人都可以在盖雷沃尔节后双双离去,厮守一年。也就是说,他们几乎每年都换一次伴侣。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博罗罗男人就都起来梳妆打扮了。他们席地而坐,往脸上涂一种用鲜花和乳油木的油混合制成的面霜,还有人在里面加了一种磨得细细的石粉,让面部变得浅而细腻。然后他们在鼻梁上画一道黄线,将面部一分为二,再在面颊上画上圆点或方格形的装饰。此外还得把头发编成辫子,并穿戴上自己最华美的服饰。说来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在整个准备参赛的过程中,一直热心帮他们打扮的却正是他们现在的女伴,也就是在过去一年中与他们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伴侣。也许当比赛结束后,她们将看着自己的男伴拥着别的女人离去,但对她们来说,能看到男伴在盖雷沃尔节上获胜是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所以她们细致地帮男伴打扮,还为他们按摩手掌,照顾得无微不至。看着这些博罗罗女子,你也就看到了博罗罗人的爱情——温柔甜美、一往情深。


男子选美

  将近9点钟时,比赛正式开始了。选手们盛装而出,脖子上挂着金属项链和玻璃珠项链,有些一直垂到胸前,脚踝上系着铃铛,手臂上戴着手镯,腰间系着用牛奶换来的镶嵌小贝壳的腰带,头上插着鸵鸟毛。他们在烈日下一字排开,伴着牧羊人单调低沉的哼唱跳起舞蹈,动作如水浪般起伏波动。他们知道,每一个姿态、每一次拍手、每一回转动眼珠都马虎不得,还得注意上下颌发出的嘎吱声是否响亮悦耳,露出的牙齿在阳光下是否闪闪发亮……

  赛场边上,女人们在按照严格的标准对男人们加以评判:身材够不够修长,肤色够不够浅,眼睛是否大而有神,牙齿是否洁白整齐。她们似乎很看重牙齿,我注意到男选手们不时龇牙咧嘴,做出种种怪相,以展示他们的一口好牙。要是换个场合,如此的表演肯定会让我大跌眼镜,但在尼日尔的荒原上,在那炎炎烈日下,在那群专注认真的博罗罗人中间,我却觉得一切都很自然。这样的比赛要持续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直到女人们最终选出获胜者。

  别以为那些男选手会相信“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种话,他们可是在为爱情而战呀,怎么能对竞争者心慈手软呢?听说有人头上插的鸵鸟毛是事先浸过湿辣椒粉的,其用意不说大家也知道。不过更阴的一招是用细绳在腰带上拴一些小铁块,在做旋转动作时可以用它们打击对手的私处。真是江湖险恶呀!当然赛前有年长者来收缴这些暗器,不过总有人会设法作弊的。

  不知道这些勇士们一直在骄阳下跳了多久,后我听说女人们刚刚做出了裁决。获胜者是26岁的阿拉。选他的女人很多,照惯例他可以在这些女人中挑选一个做自己的伴侣。自然,他挑了一个出众的美女,年纪轻轻,脸上刺着花纹,脖子上挂着银项坠,臀部浑圆,腰身婀娜,发辫上涂了乳油木的油,被风沙吹得很硬,浑身散发出刺激欲望的体味……听阿拉说他有过15个女伴,但只有一个是他真正的妻子,为他生了两个孩子。他每年都换女伴,而他妻子始终在某个地方等着他。听他的口气,那个妻子才是他的最爱,有她相伴他本可以感到很满足。但是对他来说,盖雷沃尔节不只是一个传统,也是一种精神财富。我猜,那是使博罗罗人能在漫漫荒原上保持活力、生存至今的精神动力和源泉。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源头,不也都是男女之爱吗?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选美赛上的博罗罗男人是一群玩物。能吸引异性的人肯定也应该是有尊严的。看着阿拉和他的新女伴赶着牛群渐渐走远,双双消失在荒原尽头,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博罗罗男子选美并没有固定的评审委员会,也不评定冠、亚、季军等头衔。但是经过一个或者几个晚上的舞蹈,谁是美男子还是有人来决定的,这就是现场的年轻姑娘们。在舞蹈现场,年轻未婚姑娘会对她们认为最美的男子发出欢呼声,谁得到的欢呼最多谁就是最美的帅哥。但是由于欢呼声的多少常常很难精确,所以中选的美男子自然就不止一个,而是若干人。而这些被选出的帅哥就是博罗罗姑娘们竞争最激烈的对象,姑娘们会蜂拥而上,与这些美男子当场共舞。

  和博罗罗男子相比,博罗罗妇女就逊色多了。她们既没有参加选美的权利,又没有那么多美化自己的饰物。然而博罗罗妇女毕竟还是有自己特色的,那就是一种代表博罗罗妇女形象的鸡冠形发式和两耳十多个巨大的耳环。这种鸡冠形发式的做法比较别致:把头顶前部的所有头发束在一起,作成一个拳头大小的蓬松圆球,端正地置放在前额的上部;其余的头发则分股梳成辫子,随意散落在脑后。博罗罗妇女的耳环不仅个大,而且数量多。最大的直径可达20厘米左右,数量最多的每只耳朵可挂七八个。由于耳环数量多,重量大,所以博罗罗妇女的耳廓都被拉得很长。至于博罗罗人为什么这么重视男子的美,又造就出妇女这样的形象,据说与他们信奉的原始宗教有关,其中的奥妙就不得而知了。

  记得西蒙娜·德·波伏娃说过:“两种类别的人在一起时,每一种类别都想把他的主权强加给对方。”现在我对这话产生了怀疑。其实男女两性之间未必总是那么剑拔弩张,他们不也常常互相取悦、互相依赖、互相支撑吗?

  相关阅读

  美6岁女孩选美夺冠 创珠宝品牌吸金620万人民币

  妇女节庆祝别开生面 俄监狱为女囚举办选美大赛

  沙特举行骆驼选美大赛 王子任评委冠军身价高昂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